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冰棍儿,冰棍

2022-08-27 21:14:42 3914

摘要:冬天的糖葫芦,夏天的老冰棍,是孩子们最喜欢吃的好东西了。在故乡,糖葫芦叫山里红,称呼上更朴实一些,老冰棍就叫冰棍儿,听起来就像喊孩子的乳名一样。一进夏天,就有孩子在盼望了:街上还没来卖冰棍儿的。过年兜兜里挣来的几毛钱一直没花完呢,总留着一毛...


冬天的糖葫芦,夏天的老冰棍,是孩子们最喜欢吃的好东西了。在故乡,糖葫芦叫山里红,称呼上更朴实一些,老冰棍就叫冰棍儿,听起来就像喊孩子的乳名一样。

一进夏天,就有孩子在盼望了:街上还没来卖冰棍儿的。过年兜兜里挣来的几毛钱一直没花完呢,总留着一毛两毛等着吃冰棍儿的,盼着盼着,突然有那么一个午后,小贩子的一嗓子吆喝就打破了村落的平静:冰棍儿来,卖冰棍儿------
不多的几个字,被喊得余韵悠长,字与字之间有很长的停歇,仿佛喊一声要起到一声的作用一样,平仄里埋伏着很大的悬念似的,果然是两声喊过后,孩子们就从家里跑出来了,一口气跑到二八车子前面,递出手里的零蹦蹦,生怕买不到了。
一个小箱子绑在车子后座上,箱子上盖着一条厚褥子,掀开褥子的一角拿了冰棍儿后,就赶紧重新盖好。我那时不明白,怎么凉凉的冰棍得盖被褥啊,在意识里,冬天冷了才盖呢,盖上被褥就暖和了,很是担心箱子里的冰棍儿会很快融化了。
箱子也分档次,好箱子是木头做的,板厚,外面还抹了白漆。无论好赖箱子,小贩都是把车子停在荫凉下,不知道是箱子小装的冰棍儿不多,还是冰棍儿卖得快,很少有拿出来就想化掉的冰棍儿,它们都是生硬生硬的长方形的冰块子,一根扁平的木片斜插在里面,孩子们把冰棍儿放进嘴里“兹兹”地嗍着,很少有咬一口的,都是一根冰棍儿快嗍完时,从棍儿上脱落下来的那层薄冰才咬在嘴里奢侈一回,“嘎嘣”一声响,冰棍儿与人的快感都释放到了极致。
孩子们拿着冰棍儿在大街上吃,就像大人们守着酒席喝酒一样有了话题,“来,叫奶奶咬一口。”这是考验孩子情商的时候,大方的孩子会真的把冰棍儿伸过来,小气的孩子任你怎么哄都不吭声的,这东西不像果子麻糖,吃完了一年四季都能买到,冰棍儿吃完了就是兜里有钱,大街上也不一定有卖的。
午后大人们在树影里歇着,突然看见卖冰棍儿的来了,从小贩吆喝的声音里也能猜出所剩的冰棍儿不多且都要融化了,就问小贩便宜不便宜,小贩自然是满口应承便宜,交待好了一毛五六根后,又继续交待包圆了一毛十根行不行?包圆就是全部买下的意思,倔强的小贩是不答应的,稍头脑活动点儿的就同意了,于是花两三角钱就把冰棍儿全买下了,一群乡亲就吃个冰棍儿饱。
冰棍儿这东西,似乎也是传承在基因里的,没有不爱吃冰棍儿的孩子,到了冬天没有冰棍儿了,调皮的孩子们就敲房檐上冻着的冰凌,把凉冰冰的冰凌当冰棍儿吃,我的外甥小时候就吃冰棍儿上瘾,看见冰棍儿就一头扎上去,怎么也拽不开,愣是把脸蛋儿冻红了。
故乡六月六的庙会,冰棍儿是最好的风景,仿佛全世界卖冰棍儿的小车都来了,为了吸引孩子们,冰棍儿就带了颜色,卖汽水的老人更是玩起了最早的促销生意,声称拿冰棍儿的棍儿可以换汽水喝,孩子们真是乐疯了,一整天都埋头拾棍儿,为喝上有冰棍儿味道的甜水儿。
大人口袋里放着手绢,手绢里包着一两毛钱是为孩子们买东西准备的,再穷的奶奶也有为孩子买冰棍儿的钱,冰棍儿这东西,是不能用粮食换的,小贩也不敢定这样的规矩,若能用粮食换,就显得过日子不慎重了,毕竟冰棍儿的原料是水,若孩子执意要,而大人真的没有钱,那卖冰棍儿再舍不得也得给孩子一根冰棍儿,这样也就积攒了人气,再来卖就带了头衔儿,说起来算是做买卖的心善人了,人们就愿意光顾他的生意。
现在都忘记那时的冰棍儿是几分钱一根了,只记得一次去殷村时在村东口拾了两个蹦蹦,高兴极了,算着可以买两个冰棍吃,那时就想什么时候在路上看见一毛钱而不想捡了就是生活非常好了,现在真到了这样的时候,有时骑着车子看到路上有一毛钱,是真的不下车去捡的,因为一毛钱什么也干不了了,现在的一根冰棍儿值一元或两元了吧?
我上初中时,奶奶家的老巷子里有一个得心脏病的男子,他干不了重活,就在学校门口卖冰棍儿,学校门口有两个卖冰棍儿的,不知道哪家孩子说他是有病的人,冰棍儿是带毒的,孩子们都不买他的冰棍儿,另一个摊位卖了一箱又一箱,他的一箱也卖不完,他是想挣了钱看病的,有一次我在奶奶家就看见他也在,他对跑来的孩子们说:咱是一家人,你们想吃冰棍儿了去找我,我不要你们的钱。
时间不长,男子去世了,听说那天大人张罗好钱准备带他去看病,他高兴得不行,就坐在椅子上等着出发,可是突然栽下来就死了。
初中毕业时,同学们依依惜别着,一个叫玉环的同学给我们买了冰糕,两毛钱一根,显然比冰棍儿好吃,很绵软,咬一口很享受,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冰糕这好东西,想来也是冰棍儿从我生活中慢慢消逝的日子。
现在,没有人在大街上喊:冰棍儿来,卖冰棍儿了------,在超市买冰糕时会看见冰箱里的冰棍,带了包装,但还是一眼能感受到它的与众不同,当然,它换了名字,叫老冰棍儿了,不知道为啥,老冰棍儿给我很悲伤的感觉,每次看见,心里都有一丝难过悄然溢满心头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